培育践行主流价值

包思憶:长宁最年轻“代理”楼组长,“这时年轻人不上,谁上?”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6-23

在6月15日召开的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会议上,作为来自社区战“疫”一线的大学生代表包思憶作了交流发言。

他所居住的长宁区北新泾街道天蒲小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的老小区,老年居民占到了近60%,其中不少老年人还担任了小区楼组长。面对小区封控管理和物资保供不小的压力,街道居委积极发动年轻人站出来担任“代理”楼组长,于是正青春的小包同学代替81岁的奶奶站到了战“疫”最前沿。让我们来一起听听他讲述的战“疫”故事。

还记得那是3月31日的晚上,我接到了居委会老师的一通电话:“小包,封控后社区急需志愿者,你奶奶是楼组长,但考虑到她已经81岁了,想问问你能不能顶替她做个临时楼组长?”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奶奶是一名老党员,我是共青团员,又是入党积极分子,这时年轻人不上,谁上?”于是立马答应了,据说就成了长宁区最年轻的“00后”“代理”楼组长。

但当挂完电话那股兴奋劲儿过去后,我不禁扪心自问,对于社区工作完全是一枚“小白”的我,真的能当好这个“代理”楼组长吗?6层楼14户居民,他们会愿意配合我的工作吗?扑面而来的压力,让我辗转反侧了一夜。这时,奶奶鼓励我,说:“只要有一颗为大家服务的真心,就用你的实际行动打动居民,他们自然而然会支持你的工作。”听完这番话,我暗暗下定决心,既然要做,就一定要做好!

封控期间,小区要求居民们“足不出户”,但有一位老爷爷坚持要下楼“兜兜风”。一开始,我用普通话向他解释政策,老爷爷似乎无法理解我的意思。我虽然有些着急,但还是耐下性子,换成上海话再来一遍,老爷爷有了回应,主动咨询“足不出户”的原因,几轮解释后,老爷子终于认可地点了点头。在当上“代理”楼组长后,我才发现在老小区里工作十分考验沟通协调能力,我也慢慢摸索出了自己的方法。

回顾过去的两个多月里,核酸扫码、发放抗原、巡逻短驳、搬运物资等等,我几乎做遍了小区所有的志愿者岗位,就像游戏里“打通关”一样。至今,共担任了8次小区核酸扫码“大白”,每次为小区近1000位居民采集核酸码;参与了全部8次保供物资发放,每次为小区600余户居民搬运并发放。作为一名国家二级手球运动员,我曾认为搬运物资不过是小菜一碟。但当一次次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出入冷柜车,一次次重复着拎起、放下的动作,一次次弯腰分拣到打包完成,数小时不亚于专业训练的高强度体力劳动,让我回到家后直接瘫倒在床,感觉手脚都失去了知觉。

4月中旬,我迎来了考试周,又恰逢小区转入封控区,于是开启了上午4小时社区服务、下午4小时学校考试的常态。防疫、学业的压力接踵而至,说不累是假的。但看到居民们脸上的笑容,一句句“小朋友辛苦了”、“小伙子了不起”的亲切问候和点赞,我才真正感受到奶奶所说的,用一颗为民服务的真心打动居民,让我“满血复活”,又有了使不完的力量。

如果成为“代理”楼组长的初衷,是为了分担奶奶的工作;那么在经历无数次尝试、磨合、受挫、努力之后,此刻的我更深刻认识到自己作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共青团员的责任、使命和担当。就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青团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所提到的,共青团员要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刻冲得出来、顶得上去;要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为目标、为光荣。作为00后的我们已经茁壮成长,时刻准备着为上海的发展和建设挺身而出、贡献力量,让青春在为党和人民服务中闪闪发光!